业绩200亿纳税3500 权健卖的什么药?

原标题:业绩200亿纳税3500,权健卖的什么药?

中新网北京12月27日电(张旭)12月25日起,由“丁香医生”发布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在网络热传,文章直指权健涉嫌虚假宣传、销售模式涉嫌传销等问题。

这家凭借天价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的公司,在无数销售商和加盟火疗店的簇拥下,构建起一个业绩近200亿元的保健帝国。但这样一家体量庞大的企业2016年纳税0元,2017年仅纳税3500元,这是怎么回事?

权健“没有什么病不能治”

官网显示,权健2004年创立至今收集民间中药秘方600多副,所有产品都在此基础上研发。作为一家保健品公司,权健以骨正基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两款具有“神奇疗效”的产品闻名。

据此前央视报道,有权健经销商鼓吹这款售价1068元一双的保健鞋垫能矫正骨骼,甚至治疗心脏病。还有经销商宣称负离子卫生巾可以治疗男性前列腺疾病,当被问到男人如何使用卫生巾时,对方表示“在权健自然医学,没有什么病是不能治的。”

除了保健品,“火疗”也是权健的重要业务。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中,以权健董事长束昱辉为发明人的专利“一种用于火疗的实施流程”已经逾期视撤失效,但以“权健火疗”为名的养生馆早已开到了全国多地。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广东、湖南、浙江、辽宁、内蒙古多个省份采用“权健火疗”技术的养生馆因伤害事故被告上法庭。在14宗牵涉“权健火疗”的裁判文书中,有4宗显示权健公司被要求追加为被告人负连带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7月,权健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肖重妹、黄雅丽、张保利健康权纠纷一案提出上诉。权健公司否认束昱辉为“道教循经火疗”传承人,也否认权健公司提供火疗服务,并表示权健公司与养生馆加盟商没有签订加盟合同,要求撤回一审权健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判决。

最终,深圳中级法院认为“黄雅丽工作室无论从内部关系还是外在宣传上均与权健公司存在重大关联这一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二审维持原判,权健公司需支付受害者27万元。

权健模式被指“传销”

在围绕权健的质疑中,“直销”还是“传销”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我国《直销管理条例》规定,直销企业从事直销活动,必须在拟从事直销活动的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负责该行政区域内直销业务的分支机构。2013年8月,成立近10年的权健才取得直销牌照,但批准的直销区域仅有23个,且主要集中在湖南和天津。

牌照允许的直销范围共有40种产品,其中并不包括权健引以为豪的高价鞋垫,也没有所谓“抗癌秘方”与“中药饮片”。然而从公开报道来看,权健既突破了牌照允许的区域,也超越了品种的限制。

2014年底,央视新闻频道的一则报道曾点名批评权健产品涉嫌夸大用途,还提到了权健的销售行为是“拉人头”。

央视报道发布后,权健曾在官网发表声明,称针对有关媒体关于公司产品的报道内容绝非事实,纯属个人恶意策划中伤,完全违背公司宣传内容。而中国裁判文书的一则判决书内容则与权健的声明恰恰相反。

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显示,2008年有4人曾在天津加入“权健自然医学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人人系统”发展下线5000余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被判处2年或3年的有期徒刑,缓刑执行。

该传销组织规定,每个被发展进来的人都必须交纳960元购买“骨正基磁疗鞋垫”等产品,获得资格后可发展下线人员,以此形成人员销售网络,从中获取提成。判决文书指出,权健公司分为三个系统,“人人系统”是其中一个,孟某某是“人人系统”领导人,再向上的领导就是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

创始人其人

2015年赞助天津权健足球队的束昱辉曾表示“在中国,没有足够的资金和实力就不要搞足球。”作为权健董事长,他有这个资本。

“古老秘方传人”束昱辉。权健官网截图

靠着“民间秘方”,权健迅速膨胀。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权健集团2014年业绩为135亿元,较2013年增长170%,较2012年增长2355%,近三年连续问鼎中国直销企业业绩排行榜榜首。这样的高速增长让束昱辉放出豪言:要在未来5年内让权健的营业额达到5000亿元。

可这样一家龙头企业2017年纳税金额仅有3500元,2016年更是直接归零。这样的纳税情况让人意想不到。

同样意想不到的还有创始人涉嫌学历造假。权健集团官网显示,束昱辉是清华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硕士。然而据媒体报道,束昱辉家乡多名村民否认其曾在清华大学就读,清华大学校友网也显示,1988年经济管理学院并没有“经济管理专业”。

此外,权健官方微信2018年9月曾发布文章,宣告束昱辉登上《财富》杂志封面并接受《财富》主编孙丛山专访。然而事实证明,这是一张彻头彻尾的假《财富》封面。

权健官方微信

所谓的《财富》主编孙丛山真正的身份为财富(天津)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兼执行董事,且为唯一自然人股东,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真正的《财富》杂志也否认了孙丛山与杂志有任何关系。因此,所谓登上《财富》杂志,不过是一场骗局。

截至发稿,这篇文章仍保留在权健官方微信,并被用于宣传。

如今

3年前,内蒙古患癌女童周洋家人受到权健公司人员劝说,让周洋放弃医院治疗,服用权健公司“抗癌产品”,最终导致病情恶化身亡。周洋过世后,权健的宣传文件却宣扬“周洋被权健秘方治愈”。周洋父亲把权健告上法庭,却因无法证实侵权信息出自权健而败诉。

2018年12月12日是小周洋去世三周年。周洋父亲表示,一直没有忘记与权健之间的事,未来打算对权健重新提起诉讼,要求其删除所有关于周洋三个月被治愈的虚假宣传资料,并公开道歉。

25日丁香医生文章发布后,权健在26日凌晨发表《严正声明》,称“丁香医生”发布不实文章,利用从互联网搜集的不实信息,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

丁香医生当天收到了律师函并表示决定走法律程序,“对每一个字负责”。

26日天津市武清区市场监管局表示,正在核实文章中反映的情况。27日下午,天津市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完)

首页社会